Ян.

floating

最近快手中毒翻到这位牛逼的手工老哥,砍刀改梳子
那个……这不就是庄哥的鲨齿么【不是。

悖悖论:

“不要通过封面来评判一本书。”现在应该改为“不要通过电影来评判一本书。”

c位出殡☺️

然後睜不開兩眼看命運光臨 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

你的生活早被搞烂了。五平米的房子,每月五百块的补助金,劣质香烟、泡面、自来水撑起一条生命。偶尔你也想去出门走走,但踏出单元门那一刻居然看到了阳光,你没勇气面对被人可怜的情况。一个截了左肢的、肌肉萎缩的、眼眶凹陷的女人,你才39岁,你从前不是这样。


你是个被宠爱的独生子女,一路名校直至高考,本科虽不济,凭父母的资财也出国混了点名堂。学士帽随着快门抛向天空,海龟顺着洋流飘回了故土。就业,置业,战争开始了——失业,不过一线间。一方国土的颓败需要多久?让一个家庭破灭又有何难?一场战争而已。已逝的生命在夜里折磨你,昔日的幸福在现实中摧残你。有失意者,便有得意人,他们在你梦里挫骨扬灰。世间生命在流淌,但,一无所有的蝼蚁早已不配谈论希望。


最后一根烟在潮湿的空气里发了霉,火石噼里啪啦的挣扎着,却吐不出一口火焰,那根没用的培养基轻易的从你指间滑落。


你在想,操他妈的吧,挺直身子,把刀子送进肚子里,这种日子你已经过够了。


你过得不好,可最终你也没有死去。

killing eve里的小可怜,咋越看越像我史哥……???